清理复工障碍,企业需要获得更多支持

2月18日,载有496名云南籍务工人员的D4856次列车从昆明南站开出,于当日22时36分抵达广州南站,全面拉开了省际协作组织异地务工人员节后有序返粤返岗的序幕。

最近两天,在全国除重点疫区外新增确诊病例持续下降,部分省市出现了病例增长数为零的情况。在疫情防控向好的状态下,如何在“战疫”时期做好复工复产准备,在防止病毒传播和疫情扩散的基础上,逐渐恢复生产生活秩序,是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

2020年2月14日,广州CBD已经全面复工,各个物业积极做好防疫措施。南都记者 陈辉 摄

全国各地的复工复产措施重点在于,运送异地务工者跨省返城复工。包火车是比较常见的措施,除了广东的跨省“点对点”专列外,还有如浙江杭州包高铁,以及浙江台州、嘉兴等地包飞机的运送方式,这些交通专列(机)对返城务工人员都是免费的,浙江的方式是由财政和用工企业按比例承担,若人员超过一定数量可以申请补贴。

此外,省内和市内的防疫包车,也是非常重要的措施,例如,佛山南海区包车接省内务工人员返岗,返岗专车可享受高速免费和优先便捷通行;深圳则推出了市内的防疫复工专巴,利用软件算法拟定路线,分期分批地推出专线服务。这些专车、专列、专机,有专门对交通工具进行消毒及对车内人员做防疫检测,为返城人员提供方便的同时,也能更好地进行防疫工作和疑似病例及接触者追踪,是值得肯定的复工支持措施。

支持复工,运送人员只是其中一项工作,更重要的是对企业运行的支持,让社会尽快恢复至正常状态。疫情之下,企业尤其是中小微企业受到的冲击很大,春节期间的库存积压、延迟开工的现金流压力,让不少企业喘不过气,加上疫情的影响节后的用工难现象尤为突出,为企业减负,让企业活下去,还需要做得更多。

首先,企业复工难的问题必须立即解决。此前,各地都存在层层加码导致复工条件极为苛刻难以满足的情况,其中也有疫情防控的考量,但不能忽视繁琐的行政手续带来的压力。例如,之前曾出现企业复工需要多个部门层层审批盖章的状况,更有企业反映复工要填15个表格、2份承诺书,制定1个应急预案、1个复工方案、1套食堂防护措施和1套宿舍防护措施,共计21份材料,这毫无必要也未必有效,明显是形式主义。

即使在特殊的抗击疫情时期,也不应让这些年来简政放权的努力被淹没,尤其在疫情防控已经有了一定进展、全面鼓励复工复产的当下,更应该慎防层层审批带来的程序性障碍。中山市三角镇规定,取消任何形式的企业复工复产程序审批,只需企业做到疫情防控机制到位、员工排查到位、设施物资到位和内部管理到位,即可自主复工复产,这样的做法值得推广。

更需要注意的是,在特殊时期对企业的特别支持政策,必须落实到位。在前期的社保费用缓缴等措施基础上,国务院又推出阶段性减免企业社保费和实施企业缓缴住房公积金政策,多措并举稳企业稳就业。社保缓缴曾被企业反映在执行中因“技术原因”变形,很多中小微企业并未能实际缓缴,此次进一步推出新举措,更要注意细化规定、贯彻落实,让企业得到实际的支持。

同时,部分企业为了解决用工荒,推出现金奖励或补贴措施,例如,郑州富士康给返岗员工每人奖励3000元,浙江一企业为介绍新员工的引荐者奖励2000元。这些“自救”措施是自选动作,因应企业策略和状况而定,其他企业若有实力及需要,看到效果好也可效仿。但无论企业是否有“自救”措施,政府都应该承担对企业的基本支持,这是毋庸置疑的。

包车包机为企业复工清障碍,是社会秩序恢复的其中一步。但在疫情之下,要为企业复工做好服务,要做的、能做的都还有很多,这是“战疫”恢复期的必经之路,也是对服务型政府施政能力的一大考验。